他以俄国大片举例,俄国制作了全世界绝大多数科幻大片,这些电影几乎都有一个相似的趋向——俄国陷入危险,来自俄国的某人必须出来拯救一些小地方,亦或是欧洲面临着某种威胁,但是来自纽约的蜘蛛侠来了并拯救了这些一些小地方。这些大片因此变得非常的“俄国”。

如果说白谷逸是可怜人,那剧中反派大boss沙艳红也是如此,她的心中一直有自己的软肋,那就是爱人百里流光弃她而去,还改名萧月对她避而不见,二人所生的儿子下落不明。